姜橙

高三闭关一年。诸君有缘再见。

【片段】黑暗中

向地球上所有恋人道一声晚安。
*
巴士拐弯时轮胎在颠簸的路面猛地划过去,划出一道尖锐凄厉的声音,整个车厢的人摇摇晃晃得倒向一边,车内乘客之多有如罐头里的沙丁鱼——当然沙丁鱼不会因为别人倒在自己身上而抱怨,而且它们的肉质也比他们紧实得多——看看她在想什么,这个晚上消磨了她所有的理智。她知道那个瘦小的男孩不值得信任,他说话带着怪异的口音且拖腔拖调,像是午夜时回荡的警报声,细长的眼睛紧眯着警惕周围动静,像只老鼠,她想,她和她的同伴最终还是接受了他的价格,在某处铁丝网边他给她们找来了这辆车,答应送她们到目的地,什么目的地?她们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她们本就对此没报什么希望。这儿的围栏太多了,处处都是铁丝网,却很难有几块完好的,过多的铁丝网把地域界定得支离破碎,以至于人们很难记得这座城市的边缘在哪里。边界消失了,人群混在一起,穿过铁丝网,翻过高墙,看着对面的脸,从怀里掏出一把枪或一束花。将城市规划成棋盘样的方格反而使人们混杂在一起,就像鱼群绕过渔网在更深处交汇,他们涌向地下的酒吧、二手书店、楼房间曲折的巷道,以及无数辆这样的汽车。
哦,该死。她不出声地咒骂一句,人群向她们倚靠的窗边到来,她不得不侧身偏向同伴,右手下意识地挡住同伴额前的一块地方,就好像有什么要伤到她似的。她多虑了,同伴脑袋抵着车窗睡得正安稳,丝毫没有感受到路途的颠簸,那姑娘的额角在车窗上撞了几次,连她看着都觉得疼。她有点想把她揽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可当她右手下移经过同伴紧闭的双眼时又迟疑了,手指的阴影投射在她的眼睑上,她的眼球在在薄薄的眼皮下惊悸不安地颤动,那片阴影幻化成了什么?她不知道,她想梦境不会过于复杂,但也许足够离奇,可能是一万里格的深蓝,或是皮肤之内的无尽猩红海洋,或是茫茫一片黑夜,或是冬天清晨无人踏足的雪地,大块大块纯粹的色彩,直截了当,像孩子笔下的涂鸦,她睁开眼时那双眼睛是极淡的蓝色,在白炽阳光下像是将要融化的冰块。她总是故意扬起眉毛,装出一幅少不更事的女孩神情,尽管她早过这个年纪了,可她承认,她的同伴确实适合这样,当得了数年的少女,在时间冲刷后那张脸依旧年轻饱满,更重要的是,仍像一张白纸,一片严冬时节河流上的空白冰面,且她早已习惯了她的同伴这副样子,习惯了那些故作姿态的举动背后的天真与残酷。窗外几点红色的灯光飞速掠过她熟睡的脸庞,一瞬映亮了她放松下来显得柔和甚至带有几分稚气的眉目,她缠结的睫毛上带着窗外的光亮,嘴唇微微上翘,上唇的线条像一只鸟儿舒展的双翼,她歪着头,露出一小截脖颈,身形掩没在过于宽大的外套之中,她知道那松松垮垮的衣服之下,在贴近心脏的地方藏有一把匕首(不,这暗示不了什么,我无意伤感),她的内侧口袋里还揣着一把枪,她与武器和平共处,那轻松散漫的态度好像这些是她的玩具朋友,她见过同伴倚着一把来复枪睡觉的样子,脸庞靠在枪膛上丝毫不顾虑走火。真像个孩子,她盯着这个女孩,记起了她们真正的少女时代里,那些在铁皮屋顶上游荡的夜晚,对面的犬吠在静夜中回响,她们脚下所有的人都在睡觉,或者假装睡觉,她们悄悄的踮起脚跟小心翼翼地绕开熟睡人们的梦,犹如在初春的河流上踏着薄冰前行,然后在某处蹲下背对着星星不出声地笑,那时她们的脸庞在银色的月光下闪着微弱的光芒,身体轻盈如幽灵飘荡。她们在屋檐边晃荡着双腿俯瞰城市,眺望远方,哼着荒唐的小调,这座城市足够老旧却还没有瓦解,成群的乳牛飞过月亮,星系淹没街道。
她的手指慢慢放下,那片阴影在梦中是什么?或许是搁浅的轮船垂死的影子,或是落入岩浆的一截树木,或者是一盏重重坠下熄灭了的灯火,也可能是一个积雪洞穴无声浩大的塌陷。她的手慢慢放下,汽车开始下坡,一切都在下坠,梦境不再轻盈,她的同伴突然惊醒,睁开眼睛望着她,她的手缓缓收成一个虚握的拳头。
“我想我们快到了。”

————————————————

好久不动笔真是退化得越来越厉害了(扶额)

评论
热度(20)
  1. wenxinzhu_bj姜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飞蛾巢穴
    真喜欢你写的东西!夜晚半空,有点危险。少女时代。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