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ing your boats_07

嘿继续……这转折似乎太突兀了【掩面】

07
10月15日,记住这一天。当那时所有人回想到这一天时,他们会得到鲜血与震惊,坠落的意象,厄运的黑羽纷纷而下,他们耳膜中充满了少女不断远离的尖叫,所有混乱的想法破土而出。以至于在以后的很多年,大部分人仍保持着这样一种习惯:在日历中撕下10月15日的一半,那半张纸算是另一种祭奠。而这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秋日,只是一个随机的选择改变了它。女孩主宰着自己的死亡。在这个故事中,她的死亡是一个冷绿的信号,烛火变暗,故事讲述的声音一下压低,紧绷如弓弦。
Twelve和Nine赶到楼下时尸体周围已经围满了人,人群如同多足的怪物不安地蠕动,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他们无法挤进去,只能通过议论声了解到部分:
“好多血啊。”
“谁来把她的头摆摆正。”
“天哪手臂都反折过来了。”
话语如同投入水潭的石子,沉没在他脑海深处。Twelve可以想象那样的情景,如果站得足够高的话,你会看见一个四肢奇怪地歪斜着的女孩,她头顶有一滩鲜血,死亡为她加冕的皇冠,地面是灰色的,人群放射状地散开,与她保持一定距离,生死的距离。再远一点,你会觉得那黑压压的一片是花瓣,围绕着尸体散开。
Twelve内心一个猜测渐渐疯长,藤蔓触及他心脏边缘,他想起Lisa分别时的笑容,在记忆的胶片上闪闪发光,如今那多了不详的意味,似乎那时便是永恒,她会停止生长。
柴崎老师走进去,抱起了死者,人们沉默地给他让出一条路,Twelve看见了死者软软垂下的头颅,面孔向着他,那是他朝夕相对的面孔,三岛理沙。
就像收音机调错了频率,沙沙的杂音占据他的耳朵,就像年久失修的老电视,黑白的雪花充盈他的视野。他将所有的感官封闭起来,拒绝接受现实世界的一切,而在内心疯狂地回想关于Lisa的一切。少女别到耳后的黑发,她黑沉沉的眼睛,夏天白炽日光下飞扬的明黄色裙角,在梧桐绿荫下渐行渐远的背影,她的肩头洒满阳光,她在薄雾中的清浅笑容,和他分别时挥动的手。
一只手伸到他的面前,一把搅碎回忆的倒影,Nine将他唤醒,他跌入现实世界,先前那种白茫茫毫无知觉的环境一散而空。他把手交给Nine,任由他拉着前进。
“我们都要死去,不是吗?”Twelve喃喃说道,他突然觉得深深的软弱和无力,这是确凿无疑的事实,而他们什么罪也没有犯,为什么还会判处死刑呢?也许对于Lisa来说这不是惩罚,面对世界,这只是解脱。在巨大冰冷的世界面前,死亡也变得温热柔软。她解脱了,他这样想着,她永远年轻,而我们还会衰老。
在宿舍中他虚脱般地伏在Nine肩头,仿佛他是一艘船,而Nine是扎根世界的锚,稍稍一放手,船便会被冲走。Nine感觉到他的颤动和自己肩膀上的一片温热的湿润。他无声地痛哭了很久。世界和他们之间悬起了一把剑,此时无比锋利,他们要么用它割断自己的喉管,要么割断世界的。

_TBC

评论(2)
热度(9)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