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橙

高三闭关一年。诸君有缘再见。

【NT/912】月色入壶|后半段

*这是结尾_(:з」∠)_码字后半程完全是弃疗状态
*人物崩坏矫情至死


他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我们什么都聊,昨晚的足球赛,街道上少年的口哨,汽车性能的好坏,油价的涨跌,对下一任首相的猜测。有一天我们聊到了他的爱情。
“高中时我脑子里塞了太多的小说、漫画和电影了。我希望能有一场爱情,能一把火烧掉你的思维意识过去未来生活世界,什么都不重要,只需体会那种燃烧的淋漓快感。你能够为了她不顾一切,从大厦顶层跳下或是扒住刚出站的火车门什么的,你知道的。
“我看中了班上的一个女生,短发,中等个子,有酒窝,但我至今却想不起她的名字了,总之我把她当成寄托我那种虚幻爱情的对象。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沉醉在自我编织的爱情故事中。
“有一天,事情有了变化,我在电影院前等她,下雨天,我等了很长时间,之后终于看到了她,她用手遮挡着额前在灰茫茫的雨幕中向我跑来,我突然厌倦了,把伞递过去笑了下。我本以为我会和某个人在大雨中肆无忌惮地奔跑。然而我连一场雨都等不了,又怎么可能等得了一辈子。
“我发现我没有那种热情,无法向殉道者一样在霍乱般的爱情中燃烧自己。我觉得像我,这样死气沉沉谨小慎微的人,大概一生都不会有这种经历了吧。
“我结了婚,就像和你说的那样,我连一个家都守不住。我不会那种讨人欢心的把戏,也许是因为没有能让我口舌涂蜜的人出现,我本以为结婚之后不需要这些。”
“说到底,你妻子是因为你无趣才离开的?”
“对。她心中自有一个在不断燃烧膨胀的宇宙,童年时她在卧室墙头贴满了非洲的照片,猎人杀死那片土地上的生灵如同沉迷于狂野的性.爱之中。我之后才发现。
“她寻找激情。一天早上她倚在厨房流理台边沿拿着面包要我涂黄油,洁白纤细的脖颈从紫红色的晨衣中展出优美的弧度。她嘴角噙着刚睡醒时模糊柔软的笑意,帮我涂一下黄油好么?”
“不错的邀请。”
“我根本不懂。把手撑在她脸边的墙上,拿着餐刀凑近,给她涂了黄油,字面意思。她推开我走了。
“我本就没什么激情。生活只是一潭死水。没有谁能在其中溅起一丝涟漪。”
“也许还没到那个时候呢?会有人的。”我笑了笑。
也许是我呢。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又无声地笑了一下。

今天他喝得有点多,也许是因为情人节的缘故。我临近打烊时看了他一眼,他沉默地趴在桌上。我走近前将他拖起,随后手中多了一样物件,他的车钥匙,他对我说送他回家,掺了酒精的声音在喉咙中滚动,我手指发抖。
此时街上到处是情侣,依偎着拥吻,仿佛是明天末日就要来临的巨大热情。孩子们拿着仙女棒,黑色天空中烟火上升,破裂,迸溅出彩色的光芒。车子行云流水般向前一跃,我们穿越熙熙攘攘的人潮和积雪的街道,车里寂静无声,整个世界的灯火和人群被抛在脑后。我的心脏和汽车引擎同一频率。
到他家楼下了,我向睡着的他告别,打开车门准备离开,突然手被拽住。一道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不进去坐一会儿吗?”
—END—
_(:з」笔力有限……想写的没有全写出来……就这样啦


评论(3)
热度(12)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