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ing your boats_05

嘿……还记得这个坑吗……


耳边是水流在流动冲击的汩汩闷响,在脑内深沉的水面下与悸动的暗潮汇合,水滴在砖缝中蜿蜒,尔后形成一个漩涡,通向地下,地砖表面反射着白亮的灯光,镜子内外是一片灰色,墙壁上渗下水珠,水珠中是回旋的房间:镜子、地砖、大理石台和深灰暗蓝。无数滴水珠中有无数人像,她孑然一身处在其中面对着水珠的映像,镜中的影像,镜中水珠映像的影像。她的双眼是两扇幽黑的门,镜里镜外是一条通向孤独的长廊。

水滴流下,滴、答、滴、答,像是古老的水钟,其中混入了工业文明的音节,那僵硬的声响像上了发条的机械声,齿轮转动,又像一个深水炸弹,它的导火索无声燃烧,炸出一片战栗的黎明。

 

三岛理莎在静默苍蓝的晨光中醒来。她睁着短暂失焦的瞳孔望到了天花板浮动的光纹,低着头缓缓起身,苍白的阳光照出她显露出的后颈淡色的细小碎发。

日常,令人厌烦的日常,她站在门前尽量缓慢不着痕迹地拉着把手推开门,抬出脚离开她的世界,跨入另一个更广阔、更寂寥、更坚硬的世界。桌上的时钟显示屏上荧光绿的数字刺穿晦暗的天色,6:00整。她踩着毛绒拖鞋悄无声息地走过过道,像一只有厚厚肉垫的猫。洗漱过后随手从冰箱里抓过一袋面包走出家门,未曾惊动熟睡的母亲。鞋跟撞击在台阶上留下一串足音,和身后无数亮起的灯光。她奔向此时仍无人的校园。

她在门口停下,弯下腰在秋日的晨雾中喘息,双颊因为风吹和奔跑泛出明媚的红色。她回头看到走来的Twelve。

Twelve递来一杯咖啡,袅袅上升的热气唤醒她熟睡的食欲。

“我今天带了这么大一盒便当哦。”他笑着比划道。

Lisa在书包中摸索了一阵,无奈笑道:“今天走的太急了,连饭都忘了拿呢。”

“那真是太巧了,Lisa来吃我的吧。”

她从书包中抽出手:“太感谢了。”但她感觉到自己的指尖变得冰冷,血液忙不迭地往回奔涌,她不承认刚刚的触觉记忆。她碰到了一个方形盒子,那是她母亲放进去的,叫嚣着入侵她的世界,令她一阵反胃。自由的早晨沦陷了。

 

那是他沦陷的时间和自由,九重新认命地走进自习教室,走到那个用笔记本占好的座位,邻座的少年挪开本子,对他笑道:“同学你好啊。”

 从一个人到两个人,这种生活状态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之久。Twelve从实验室出来后就缠上了Nine,就像鸭子凫水那样自然,有时Lisa也会跟来。Nine见过那个黑发女生几次,嘴角有敷衍的微笑,表达稀薄的善意。

他觉得自己无法回到形影相吊的时光,却又不耐这种日子,简直就跟进了沼泽一样——半截身子都埋进去啦,旁边还有迷蒙雨雾中闪闪发亮的青草。

 

多年之后,若有人翻看起这两名少年的资料,在薄脆发黄的纸页上一行行年份人名中,或者是荧白暗蓝的屏幕上数以亿计的数据库节点中,因为爆炸的缘故,你会觉得正面照上有了阴影,他们的表情如此诡秘,一个缄默不语,另一个露出虎牙微笑,就像为一个谋划已久的计划共同保密。而当问起当年那些见证人,他们大多会用做了一场梦后的口气进行谈论,说话的腔调拖沓冗长,每一个细节都被从为数不多的记忆中拿来反复论述,连一根手指都带有阴谋的味道,就像宫廷政变前的清晨花朵上的露水。

而那时他们何其年轻,只不过是千万学生中的两个,人潮人海中的两员,是千百张面孔中过目即忘的两张,是高中生,坐着是他们永久的姿势,每天从过多的梦中跌进冰冷的早晨,侃侃而谈,放声大笑,梦想着有朝一日能炸掉学校。

 

Twelve把手中的圆珠笔尾部放在桌面上向下压紧后松手,笔弹射出去,击中Nine,他抬起头皱皱眉头,Twelve站起身道:“已经九点半了。”“走吧。”Nine着手整理书本。

Twelve推门,旋即回头,笑着看他:“我是真的想和你做朋友呐。”

短暂的沉默。Nine在他明亮如镜残留着教室灯光的眼睛中认领了自己无措的影像。他用模糊的鼻音和喉音答应了一声,在Twelve身后扶住门,将门拉的更大,Twelve走入夜色,他随后跟上。


-TBC-

评论(5)
热度(6)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