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橙

高三闭关一年。诸君有缘再见。

那双眼睛是阴郁的绿色,如同溺水之人垂死时看到的暗绿浮动中纠结的水草,日光透过缝隙照亮昏沉沉的水波,晕眩和窒息。阿尔撩起亚瑟额前的碎发,那发丝因为之前在日光下的曝晒和现在校医室里的冷气而带着薄汗结成的凉意。窗外层层推迭的聒噪蝉鸣令他的心狂跳不已,他听见心脏在那片空虚中搏动发出的可怕巨响,他无力颤抖热病患者似地倾身靠近亚瑟,指尖发烫,双唇犹疑地触碰到额头,宛如一块墓碑的前额,感觉到游离的温度。真奇怪,在夏天还是冰冷的,好像亲吻尸体。他继续着往下,越往下吻就越急切越厚重,他从眉骨移到眼睑和睫毛,感受着鼻梁和嘴唇的弧度,接着他听见两人猛地急促起来的呼吸,如同紧绷的琴弦划出一个尖利的高音,对方的虎牙咬破了他冒失的舌尖,那个吻有了一股铁锈味,血的味道,一个具备死亡意象的漫长亲吻。之后的一切都有点失控,宛若一列刹车失灵的火车,全速冲着前方的断谷驶去,向着死亡进发。那个夏日午后是一切混乱疯狂的起点,亚瑟拉着他上了那班末路列车,而他大笑着,无所顾忌地跃进车厢。他那么急切地向着死亡,当他看见亚瑟双眼间的那泓潭水,那暗绿色的深渊,看到了自己所追寻的一切,便绝不迟疑地坠落下去。毕竟那时的他像一支枪,一把刀,一个渴求着毁灭和骚乱的疯狂躁动的武器。
评论
热度(21)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