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ing your boats _04

*打完都不敢回头看……感觉自己又渣了QUQ对话生硬人物崩坏逻辑诡异
*写12说话的时候完全忘了理莎妹子……不是告白,只是一段伟大友谊的开始!
04
九重新曾在公园长椅上仰面睡去,醒来双肩落满白鸽。那些羽毛雪白的生灵偏过头用纯粹黑色的眼珠凝视着他,爪子勾住衣服没入皮肉带来轻微的刺痛,一种近乎痒的感觉。
那名少年就像鸟类。
他毫无征兆地出现,如同鸟类抖落展开的双翼燃起一簇白色的火焰点亮他的视野,那色彩如此醒目,闭上眼仍能感到残留在眼睑内的斑痕,在脑内记忆上留下灼烧烙印就像光线射向感光纸。他的出现给九重新带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他的视线几次与他相撞,那双在阳光下成浅棕色的清澈眼眸盯着他时有股奇异的色彩,迫切而狂热。而他如鲠在喉,那目光像度数太高的烈酒令他脚步踉跄,身形摇晃。

九重新记起第一次看到他的情形。他在楼上看到少年骑车穿过小道,两旁的树木枝叶的阴影投到他的脊背上,在上面留下深深浅浅的光斑和模糊的阴影,他宽大的外套被猎猎疾风灌得鼓起,令他想到巨大的鸟翼。他看到那辆自行车打一个急弯猛地刹在一幢教学楼前,车主身体因为惯性往前倾了一下随后顺势靠在车把上,他头顶被太阳照成浅色发亮的发旋随头颅移动,一个短发女生过来坐在后座上,然后他踩动踏板往前冲去,扬起道路上的一阵尘埃和少女突兀的惊呼。
校内不能骑车。九重新看到他的身影,突然相信除了死亡一切都不能阻止那辆车——也许它会超越时间——那个人能够不让任何戒律干涉自身,和他在一起会是一种快乐到失重的状态,而他的笑容必定比夏天更明亮。

——十七岁的九重新生活在虚虚实实的恶意中。他把脸深深埋在衣领中充满戒备地打量周遭。每天试卷从文印室中一沓沓打印出来,数支笔芯扔在垃圾桶中,后排的男生议论着从未碰触过的女人低低窃笑,一些学生被推搡到自动售货机前买烟,角落的水泥地上遗留了一颗被打落的牙齿,自习课上穿插着歇斯底里的神经质笑声。然后他奔跑到实验教室关上门把一切隔绝在外。拒绝所有——
所以,别盯着我看,别过来。

他在关上门后才发现房间并非他所想的那样空荡,少年在水池边慢吞吞地绞着抹布,听到声响回头朝他一笑:“你也被柴崎老师叫来打扫的吗?”
他一瞬间有种受骗的感觉。无名的怒火升起,他冲上前去把少年推倒在实验台上,听到对方腰部撞到桌子边沿的吸气声,凑上前说道:“我受够了!听着,别再跟着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你绝不会从中得到任何东西。”
“我不想得到什么,”少年接着他的话说道,“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你身上的某一部分很吸引我,我无法控制地跟随你,就像蛾子看到灯光,那时它脑子里只会想到扑上去。我也一样,我只是为你着迷,想看到你,听到你。我什么都不想要,也许只是想要你的话语传到我的耳朵里,你的摸样映在我的眼睛里。我别无所求,而这我曾经以为并不过分。如果带来了困扰,真的很抱歉。但我没有办法,我喜欢你身上的某种东西,我想和你在一起。”
话语在空气中的颤动平息以后一阵寂静。阳光照在九重新脸颊上引起温度升高的滚烫错觉,他按住对方双肩的手似乎没了力气。蝉声轰鸣引起他大脑的一片空白。身下的少年盯着他看,双眼明澈如水,他张张嘴唤回眼前人:“九重新?九——重——新?N——I——N——E?Nine?”接着又为自己的笑话笑了起来,脸上神情坦率,眼梢带着狡黠。
“那么,正式介绍一下,我叫久见冬二,久——见——冬——二,T——W——E——L——V——E,Twelve。”
咫尺之间他感到对方吐字的气流声,在他颅内如同飓风扫过边境。

评论(2)
热度(8)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