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橙

高三闭关一年。诸君有缘再见。

从图书馆出来后是深夜,他回头望了望这幢灯火通明的建筑物,深色天幕下如同一条巨大的座头鲸搁浅在城市浅滩,一条从旧时代溯游而来的鲸鱼迷失在突兀强硬棱角分明的灰色楼群中,闪闪发亮的白色内脏如灯照亮半透明的蓝灰表皮,腹中葬着一群人死去的浪漫与梦想。他在冰凉白色的人造月亮下依稀回忆起那个还允许做梦的温热柔软的年代,那个记载于课本之外,存在于人心唇齿间的年代,有人在针尖上计数天使,有人在深夜吟唱行走,有人浸泡在真正的酒精与吗啡中,月亮掌控着潮汐和自身圆缺,诗歌与神话口口相传,回忆不可触摸不可贩卖,爱情和生死仍是不可解的神迹。
似乎是这样,似乎是这样,他记起自己曾经有过一个锡皮士兵和蝴蝶标本。
评论
热度(23)
  1. 姜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莳云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