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1


我跟在他后面,突然意识到前面那个穿开司米大衣,步履匆匆,叫九重新的杀人犯是我六年前的高中同学,我们六年后第一次见面时我就不顾一切和他一起出发亡命天涯,不断面对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而距离家乡越来越远。

我无法解释这一切,只能归结为我爱他。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走上前去拉住他,仰起脸面对他。

“我爱你。”

我踮起脚。

他低下头。

我亲吻他的唇角,感到他嘴唇的翕动。

“我也是。”

我们就那样站在街头拥吻,周围一片异乡人的口哨声。




片段2


我忘了那天我们到底倒卖掉多少麻黄碱药片,到达佐贺还是长崎,偷走的是雷克萨斯还是皇冠。但我记得凌晨上高速公路前他给我系上安全带,再加一个吻。车载收音机调到76.4兆赫,深夜放送比约克的老歌。车窗外抛洒的雨点溅在玻璃上反射出灰白细碎如同繁星的光亮。几小时后我在旅馆给他念放在五斗柜上的旅游手册,读完两页我就笑得不能继续。雨天的地下室阴冷潮湿,家具有股浸泡已久的霉味。我的右手和他的左手在被子下十指相扣,交换着仅存的一点暖意,那天他戴着一枚蒂凡尼的银戒,冰凉的表面被我不断抚过的指腹捂热。

于是我开始相信,世间有些东西是不朽的——比如歌曲、月光、亲亲——它们也许愚蠢,但它们敢于挑战遗忘,这是最好的。

这是最好的。*

—完—

*来自《丽赛的故事》,有改动


依旧是脑内一篇架空短篇的部分。不管了把脑洞全扔出来好了,三四个星期后期中考有点捉急【。】


评论(4)
热度(13)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