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ing your boats_01

*标题是安吉拉卡特的短篇小说集的名字,也是欧洲谚语“渡河之后,烧掉你们的船”,但关系不大啦


*校园架空清水向(大概),主NT,有冬莎部分


*简而言之是个炸学校的故事,三观略歪


*人物OOC有


*篇幅不定,短篇或中篇


*未完,不定期更新,极有可能是个坑(。)


↓↓↓


 


 


 


 


 


 


01


时间停止了,它滑入那道声音铺就的轨道之中,轨迹悬在上空,从这一端到那一端道路弯曲成一个不可解的环,时间纠集缠杂如同绳结套着绳结。久见冬二回溯起这段时间时最后总会停留在一个点上。他反复抚摸那段干燥粗砺的一股股线纠结成的麻绳表面,那个巨大的结,所有的所有围绕它辐射状散开,那个起始的一点。之后的事件坍缩消失不见,开端裸露出来,回复到最初,开始这段扭曲时间的声音。


“借过。”


Twelve猝不及防地转过身,一边肩胛骨撞在楼梯口可伸缩的铁栅栏上,陈旧生锈的铁条相互碰撞发出嘶哑的声响,来自于乌鸦喉咙深处的气流。有些暗红色的锈末蹭到他的衬衫上,不过他不在乎,夏末的落日余晖在他背后燃烧,裸露着的手臂上的汗水洇在框条上化成一滩湿凉。那时他的感官前所未有的敏锐仿佛要追赶那已逝的简短句子。他的脚背弓起,脚趾弯曲紧紧抵在跑鞋前端,手指向后扣着铁杆。低下头看着楼梯拐角尽头的那个人。


声音的主人抱着装满实验仪器的木箱,抬头看着呆愣的他,再次隔着十级台阶说道:“麻烦让一下,可以吗?”


啊,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十级楼梯宛若深渊,声音带来晕眩,他盯着下方的虚无,义无反顾纵身跃下。Twelve拉着扶手缓慢地转身,划出一道圆弧,那动作属于白昼的梦游者。他的样子就像萨满在草药的幻境中寻找的神谛,带着近乎痴惘的神情回答:“当然可以。”这声音是他所不知的高亢和颤抖,宛如幕布落下后仍滞留在空气中的华彩花腔,一场高.潮的余韵。


他低着头等待那人经过,玻璃器皿碰撞发出的细小声响由弱到强再趋于消失。他闭上眼,一毫毫回忆起刚才的声音,拆吃入腹。


那声音像冰块落在玻璃杯底的声响,冰凉的薄瓷茶杯相互碰撞,雨夜被灌满风声的铁桶,拥有冷冽的金属质地。于是他想到极地的海水和巨大的白色冰山,水上浮动的冰块和北欧渔船,东风与洋流,灯塔与冰雪,以及船底之下的梦中的白鲸。夜空沉入海洋,流动的渔火照亮暗淡星辰,北极星冷冷灼烧着海水。


然后他从毫无关联的景象跳到毫无关联的回忆,一年前开学典礼上的新生演讲,那个学生叫九重新。


—TBC—




人名略微有点纠结(。)

评论(2)
热度(12)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