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告别

嘛就是我的某个脑洞,想到就打出来了,文字又矫情有啰嗦,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_(:з」∠)_主要就想写一个抹着鲜红口红吻别情人只身前去杀人的妹子?在一天开始处安静地迎来对方和自己的结束。

————————————————————————————


此时是凌晨三点,你坐在床上盯着她准备出门,你的情人一向不按常理出牌。
你推测她是接到一份新工作,一份深夜值班的工作,在被并不明亮的黄色光芒照亮的大厅里柜台后坐着剔剔指甲或是打打招呼,不需要别的。你努力不去想红色的地灯、烟雾、漆皮衣服和丝袜,一种微微下坠的感觉盘踞在你心脏边缘,你可以想见不加制止的后果,猜忌、疏离、疯狂、伤害,制止的是你的念头。
你的嘴和大脑同时保持缄默,她的灰色眼珠已经在初次见面时昭然若示:她是讲故事的好手,她会告诉你大致真相(比如她天生黑发,比如她来自迪克西,比如她爱他),但不要过分在意某些细节——何谓细节由她而定。你向来不苛求从她嘴里知道完整的真相,你早已决然地接受她所可能带来的混乱危险。
她穿上深色巧克丁大衣,露出洁白光滑的小腿和半个大腿,在风衣下摆随着她动作起伏的某一刻你看见了衣服边角在苍白的皮肤上投下的阴影中的一个闪光点,你记得她有件杏黄色缀亮片的吊带裙吗?
就像默片一样,场上是沉默的你和你动作轻盈忙碌的情人。时钟荧光的指针小幅度地移动,你觉得像在水中或将醒未醒的梦境里,这个房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悬浮在世界随时间运行的轨道上空保持静止,而她就像掠过时间湖面的飞鸟。
她把唇膏旋上盖子扔进包里,背对着你一只手搭在门把上,突然又一下子转过头来若有所思地斜视着你,嘴唇弯成半个脸的笑容。
“一个告别吻,怎么样,甜心?”
说罢她凑上前来,给予一个潦草而力道极大的吻,然后迅速抽身,甩了甩垂落到眼前的拳曲发丝,打开门迈进埋葬星辰的黎明之中。你下意识地抿了抿双唇,有一点黏腻,她未干的鲜红唇膏印在了你嘴上,就像沾了血一样。




之后你常常想找出那天凌晨是否已经有什么征兆。死亡的阴影使得一切都似是而非。取出那段记忆胶片,放在掺杂了噩耗的显影液中得到了老旧摄像机的效果,流动的黑灰白和雪花。有些感觉不一样了,就像你的情人曾经讲到的关于俄罗斯式轮盘赌的事情,有子弹的触感是不一样的,她的手掌掂量的出来。那点口红化学合成的苦味在如今的记忆中幻化成了温暖腥甜的味道,而你闭上眼想起她在门口冲你一笑,闪着垂死之人特有的光华,那里面是否有已经准备赴死的平静,抑或是完全没有预知到死亡,完完全全的灾难?
不管怎样那是一个对受骗的恋人的笑容(不是受骗也起码受到了隐瞒),在隔天的早间新闻中你看到了遇刺身亡的当时名望极高的政客,身边还有一具持枪的女尸,畏罪自杀或是同归于尽的她,罪犯的旧照放出,你的黑发情人隔着屏幕望向你。
那大衣下闪光的东西不是亮片裙子,而是一把崭新的勃朗宁手枪的一角。

—片段完—


评论
热度(5)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