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台风眼

*原著向,时间线接世邀赛结束后
*矫情烂俗流水账……作者八百年没动笔了写得奇奇怪怪的
*人物也许OOC
*短篇已完结
*手机码的格式可能有些混乱
*就这样吧,正好当七夕贺发出来了
↓↓↓↓↓

世邀赛结束后叶修正处于真空期,他真正退役了,却还没有急于迈入人生新阶段。一个人无事可做,便趁着盛夏的尾巴出去转转。

叶妈妈对他外出已有了顾虑,生怕人一出去便又找不着影,千叮咛万嘱咐让他用新买的手机随时联系。叶修也只好听着连声答应,他离家十年本是亏欠家人,现在便要尽到一个儿子的责任。

叶妈妈送他出门时仍念着等他回来相亲的事。十五岁时离开,再回来已经是快三十的人,做母亲的缺席了其间最重要的几年,现在不免为儿子的生活过分操心。

叶修随口应道:“知道了,您别太担心。说不定这次出去就给您带个媳妇回来。”

叶妈妈无奈:“又跑火车。老大不小的人了,改改吧。”

至于要改什么,那可是很多了。

  

叶修压低鸭舌帽檐在候机厅等待,世邀赛夺冠回国后各大媒体轮番报道,作为领队难免露脸。现在热度尚未完全消退,路人对这张神情懒散的脸还存有几分印象。粉丝则把他出现的为数不多的几帧画面保存下来,毕竟那是一个传奇,一个时代的象征。大厅里人来人往,难保没有眼尖的认出他。他仍有点不适应这样出行,但时间长了,大部分人自然会淡忘,他便可以回到当初那样在街上晃荡也无人认出的日子了。

小时候学钢琴,老师给他们听过《巡礼之年》,李斯特让旅行在音乐中变为不朽。而他这次旅行多少带点巡礼的意味,至于是告别过去还是回溯灵魂寻找自我,倒没这么深,他也只是想顺带见见故人们,毕竟之后也许很少有见面的机会了。

他先去的是Q市,海滨城市,旅游胜地,到达时湿润的海风扑面而来。他拿出手机打给韩文清,那号码数年没用过也不知打不打得通。

当初韩文清和他在网游里认识,熟了之后交换手机号码,等对方报完叶修说:“不好意思啊,我没手机。”

“……”要不是不能顺着网线爬过来韩文清可能早就要打人了。

说没手机是真没手机。韩文清要来H市时叶修借了陶轩的手机和他联系,倒也顺利碰头。那时联盟还没成立,十几岁的少年独自背个双肩包乘火车南下,到网吧门口喊一声:“这儿有叫叶秋的吗?”眼神清亮满是锐气。

后来才知道叶秋不是真名,当年他身边的苏家兄妹也只剩下一个人,陶轩不再是个小小的网吧老板,老人们陆续退场,新面孔越来越多。可他们却在联盟中留了十年,对荣耀的热爱追求一点没变。

 

在等待电话接通的这几秒叶修有过迟疑,十年间这号码主人不知有没有换人。他很少用手机,听筒那边的人声总会有些失真,他想着听到的会是怎样的声音,也许根本是陌生人困惑的“谁啊?”

“喂?”接通了,还是韩文清的声音。

叶修暗暗松了口气,对方还真是没变:“老韩吗?我是叶修啊。”

“叶修?你会用手机了?”

“情况不一样了嘛。哎老韩,我在Q市呢。有没有兴趣见个面啊?”

对方有点诧异,但还是答应了:“你住哪个酒店?我晚上来接你。”既然是夏休期,便不如去见见他。

 

晚上两人去吃海鲜,韩文清用剪刀一根根剪开蟹腿,配上他的表情有几分吓人。叶修笑道:“老韩你这脸别这么凶嘛,看上去像杀人后分尸一样。”

韩文清一听,脸更黑了:“吃你的吧。”

路人看见他总有点害怕,小队员们对自家队长也是敬畏有加,相处久了的朋友们却早已习惯。而像叶修这样的,则没事还要撩拨几下。

“好好好,吃我的。”叶修一边说,一边不停手地剥着龙虾,“老韩想吃什么啊?我给你剥。别一不当心划伤了手,整个霸图都不会放过我的。”说完还把刚剥出的虾肉朝前送去。

韩文清哼了一声:“本来就不会放过你。”他看看那截虾肉,咬了上去,果然看到叶修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

叶修怔了一下,笑道:“哎呀哥这服务你还满意吗?再来一个?”

要赢过叶修,首先得比他脸皮更厚。韩文清扬起眉毛:“好啊。”

叶修倒还真剥起来了。那双曾创下一个又一个奇迹的手此时沾满了虾油和调味汁。韩文清看得心头涌上一阵怪异,阻止道:“算了吧。”

叶修停手了,嘴上还不肯停:“职业选手的手,我可舍不得啊。”

明明这家伙不久前也是个职业选手,韩文清感到一阵莫名的火气:“别闹了!”

叶修停住了,看出他是真有点生气,反思自己玩笑是不是开得太过。

韩文清顿了顿,冷静下来:“多大点事我自己来,这双手没那么金贵。”

叶修抿抿嘴没再说话,他知道韩文清没说出口的是什么,像自己一样,他的时间也不多了。身体早已过了巅峰时期,为此他的打法也在缓慢地进行着改变,旁人看来是英雄迟暮的悲哀,他自己只求能再多停留一会儿,再一次带领霸图获得荣光。

两人间一阵沉默,最后还是韩文清开口:“明天想去什么地方?我送你。”

叶修没想到他还真当起了一个尽职的地陪,随口说道:“那就去爬山吧。”他退役前有时到Q市,也没有好好玩过,韩文清到H市也是一样。比赛之外,比起到景区看人头,两个宅男更愿意在房间里打荣耀。这样真正意义上的旅游还是第一次。

第二天韩文清送完他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摇下车窗问他:“我陪你?”

“哟老韩,这么闲哪?不陪陪女朋友?”

“哪有什么女朋友。你要不要?”

叶修乐得有人作伴:“那走吧韩文清大大。”

 

八月的太阳热度丝毫未减,白亮的日光透过层层交错的枝叶投下一个个圆形光斑,蝉鸣倾泻而出混合着水声敲击着人的鼓膜。他们戴着鸭舌帽,看上去就像结伴旅游的普通青年。

“老韩你应该再戴一副墨镜的,更有威慑力。”叶修诚恳地说。

韩文清想了想,和这人对喷垃圾话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干脆把手里的一瓶矿泉水朝对方脸上贴去。

矿泉水冰过,很凉,叶修嘶了一声赶紧往后退一步:“老韩你偷袭啊!”

韩文清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抹去脸上的水渍,心里充满扳回一局的快感,撑不住笑了起来。

 

叶修拿出手机来拍照,打开正好是前置摄像头,映出没有准备而吓了一跳的两人,叶修笑了起来,大拇指碰到拍照键,他“啊”一声:“老韩,我这手机还是用不惯啊。”韩文清无奈地啧了一声,向前探身帮他调到了后置摄像头:“拍吧。”

叶修拍了几张后,就把它们发给了家人。叶秋表达了对他回国后就溜出去游山玩水的谴责,又敏锐地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诶这张的影子是你吧?旁边还有个人?”

叶修看了看那张图,他拍了自己比着剪刀手的影子,没注意到身后还有个韩文清。两人的影子被傍晚的阳光拉的十分细长,纠缠在一起,看上去十分亲密。他也没想到会拍出这样的效果,回了句:“是啊。”

“谁啊?”

“怎么靠这么近?”

“等等”

“不会真是你对象吧?”

“你和妈说的是真的?”

“这对象看上去比你还高啊!”

叶秋连发数条信息过来,叶修看了看,也不想解释,气定神闲地逗着弟弟:“你猜[微笑]”

他在相册里翻到误拍的那张合影,韩文清扬起一边眉毛惊诧地盯着镜头。这表情让他显得年轻了不少,像一个茫然无措的大学生,仿佛生活还没给他太多教训,只会向前而不懂得退避。而事实上他在这世界上摸爬滚打数年,依旧一往无前,不会也不愿退缩。叶修的手指隔着屏幕点点韩文清的眉毛,突然不想把它删了。照片能让不可捉摸的瞬间变得具有实体而永恒,过去的日子像小小的昆虫被封进琥珀,供日后反复把玩怀念。认识十多年,他俩的合影似乎就这么一张,要是把这张再删掉,往后的数十年中回忆现在,他的老对手是否只会剩下一张模糊不清的面孔?

回去的路上下起了雨,他们走的不巧,背包里只有一把折叠伞。不算大的伞难以挡住两个大男人。跑到停车的地方时,一人湿了一半肩膀。
他们带着一身湿气钻进车子车载收音机马后炮似的播送天气预报:一场台风将在未来几天降临Q市,伴随大量降雨,请市民们注意出行。
“这天气也变得太快了……”叶修看了看韩文清,后者和他差不多,T恤洇湿了一大半,头发稍上还在滴水。他提议道:“先去我住的酒店换一下衣服吧,那离这儿比较近。”

韩文清到酒店顺便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叶修借他的一套衣服,终究还是有点不合身,宽松款的T恤变成了紧身的,裤子也短了一小截。不过也是救救急,管不了那么多。他走出浴室看见叶修躲在阳台上抽烟,便走了过去。对方见他过来,挥挥手里的烟:“最后一支。”没想到韩文清说:“给我来一根。”他很少抽烟,叶修愣了一下,他自己也一怔,想不通刚才为什么要这么说。也许是要打发这十几分钟,抽烟是个好借口,即使不说话,也能安然度过这一段沉默。

叶修给了他一根,顺手给他点着。打火机猝然冒出的火苗划破了一小处晦暗的黄昏,照亮了叶修的面容。
韩文清低下头来,从这角度可以看得清他的睫毛。他们离得太近了,叶修抬眼,眼神被遮挡得暧昧不明,眼珠透过睫毛望着他,并不是纯粹的黑,火光照到眼底,透出一点温暖的褐色。
不得不承认叶修的眉眼长得不错,从他这个角度望去,少了平日的嘲讽神色,多了几分平和温柔。韩文清盯得久了,心里像被什么轻轻挠了一下。
点完烟,叶修退后几步,脸庞渐渐被烟雾遮挡,双眼不知盯着韩文清还是他身后的天空,目光像逡巡的鸟儿迟迟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韩文清忽然有一种不真实感,天慢慢黑下来,他们还没开灯,一团团烟雾在空中旋转,上升,聚拢又消散,对方面孔逐渐模糊,指间的红点明明灭灭倒是分外醒目。黄昏,这样一个时刻,人身处其中会辨不清幻象与现实。眼前人像一个梦一样看不真切,似乎随时会远离消失。而隔了足够长的岁月回首,这十年不也是个梦吗?韩文清和他这一路走来,看见他如何缔造一个又一个奇迹,又如何被推下神坛从头来过,但所幸是个好梦,四冠在手,第一届世邀赛冠军队领队,他想要的大多都得到了,终究没有什么太大遗憾。时间从他手中夺去的,又以另一种方式偿还回来。

接下来呢?他的路又该怎么走?也许两人的交集仅限于此了,两颗行星在一瞬间交汇后还是要回到自己的轨道。生活如浪潮般打来,身处其中,聚散离合并不由自己说的算。

“叶修,你有想过以后做什么吗?”
“我吗?唔……还没想好啊。”叶修想到自己在B市的家,“总之先回去吧。”出走又归来,漂泊再久还是要回去看一眼。他想起命运这个玄之又玄的东西,当初假如再犹豫一下,也许离家的是叶秋,他便不会来到H市,不会接触荣耀,不会认识这么一群人,生活在另一处,经历另一些起起伏伏,也不会现在这儿和他的老对手抽烟谈天。叶修突然珍惜起眼前的光景来,遇见这样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表面截然相反,骨子里却是相同的执拗,也是要看缘分的。往后的日子看不清,但再有这样一个人是很难了。而韩文清,在数年之后,也许就会变成一般的旧友。偶尔想起对方的名字,那承载的十年光阴,也只属于曾经的两个少年。这个名字会由鲜活变得暗淡,蒙着经年的灰尘,再也不会令人激动,大笑与痛哭,它会褪色在遥远的记忆里,平扁如书中夹着的枯萎干花。人事太忙了,不允许我们全神贯注,无间断地怀念一个人。*现在和对方共度的这几天,已是难得。

叶修快要走的时候,韩文清带他去买纪念品。商场里大部分都是游客,人多眼杂,叶修凭着多年躲记者的敏锐直觉感到有人认出了他们。在第一声惊呼响起前,他已经拉着韩文清跑了。他们溜进了安全通道里,韩文清吃了一惊,疑惑地望向他。叶修一路跑来有点喘不过气,靠着墙缓了一会后笑了起来,眼角弯弯得像个狐狸,又流露出当年躲过媒体围追堵截后的得意神色:“习惯了,怕被认出来就走不了了。现在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我也是Q市人民的老朋友了嘛。”
真被认出来了,可能不仅仅是不能脱身这么简单了,韩文清腹诽道。
叶修也想到了这一点,说道:“老韩,要是霸图的粉丝看到我和他们的队长一起逛商场,会怎么想呢?”
韩文清想了一下,还真想象不出那种复杂的心情。
他们慢慢走下楼梯,手里还提着一堆东西准备结账,叶修生怕排队时被人认出,从背包里掏出一副墨镜要给韩文清戴上。
“那你呢?”
“一般来说,老韩你戴上墨镜,就没人敢靠近我们了。”
“……”
两人手里都没空着,叶修把东西移到一只手上,单手拎着墨镜往韩文清脸上带,准头不太好,镜腿在脸侧左右戳了几下才架到耳朵上,叶修动作不算重,只是慢得令人有点难以忍受。韩文清心想干嘛要这么麻烦,让他自己来就行了,不过还是没有说出来。通道昏暗的光线削弱了视觉,而触觉却格外敏锐。他感觉到叶修细长的手指托着镜腿移动,指尖偶尔擦过他的皮肤,像微风拂过,略微有点痒。叶修帮他戴好墨镜后,又调整了一下位置,手指最后离开镜架,停留在他的眉骨边,打量着他。
这停顿的时间过长,气氛有些奇怪,韩文清正准备打断,叶修就来了一句“这样和你在一起还挺有安全感。”
莫名其妙的垃圾话,韩文清没好气地抬起手
打算把那只爪子捉下去,叶修突然拿开手,转身下楼。
他单手提着的东西有点重,猛地转身后失去了平衡,脚底滑了一下差点摔倒。韩文清赶忙从身后一把拉住他。叶修背部紧贴着他,韩文清感觉到了心脏疯狂的跳动,不知是叶修的还是他自己的,他们贴的太近,心跳声混杂在一起难以分辨。吊桥效应,他突然想起这个,这悸动毫无疑问是由惊吓引起的,但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另外的原因?也许那些原因不过是错觉,他近来有太多错觉了,更准确地说,是他认为的错觉,那也可能是个预示,一个他还没想好要如何面对的真相的预示……
叶修站稳后,和他拉开一点距离,摇摇头笑了一下,开口道:“明天去看看海吧。”

叶修的这项提议被诸多琐事搁置在后面。直到第二天傍晚他们才去了海边。海边的景色掠过他们的车窗多次,作为旅途的模糊背景,此时这背景才逐渐明晰地出现在眼前。白昼的暑气逐渐散去沉淀在脚下的沙滩中,在海边能从微凉的风中感受到台风将来的预兆。
他们在沙滩上散步,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去,水中映出的天光由橘粉转为深紫,海水涨起又落下,冲刷出一片细腻空白的土地。游人如织,孩子们追逐玩闹,恋人们在地上写出名字拼出图形,因为无聊小事相视而笑,小贩们穿梭其间卖着廉价的纪念品。天暗下来,热闹却不曾散去,人们的谈话声,笑声,玩具机械重复的响声,因遥远而模糊的车流声,和水声混杂在一起成为新的浪潮,这些声音宣告着假期,置身其中反而会获得放松和宁静,仿佛脱离了日常,让世界悬停在运行轨道上空作短暂的休假。
他们走累了,倚在一块石头上休息。路边的灯光勉强照亮了附近的一处沙滩,上面用树枝划出了一个爱心,圈住了两个陌生的名字。不久浪潮打来,重又冲散成一片沙子。叶修冷眼看着,突然说道:“我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在沙滩上写这个,作为爱情的见证的话,也太短命了吧。”
“人家乐意啊。有心的话,写在沙滩上和刻在石板上是一样的。能不能留得住,还是看人。”
“老韩你怎么突然这么感性。”
“还不是你突然提这个话题。”
哟,夜一深,人就开始思考哲学了,叶修心里笑道。他又说:“环境感染的呗。对着这样的夜,这样的海,再来和你推心置腹一下。”他一把勾过韩文清的脖子,抬头盯着他:“要是你,你留不留得住?”
“留住什么?”
“什么都可以。随便举个例子……比如说,我?”
“你?”韩文清看着他,叶修双眼映着远处的灯火,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不知怎么,韩文清觉得呼吸一滞,而后心跳如雷,整片海似乎都扑了上来,拍打冲击着血管内圌壁,激起一阵眩晕。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却又牵扯着太过久远的未来,将他心底最隐秘的地方翻出又搅乱。他顿了顿,回答道:“你这种人,想忘记都很难吧。”
“那是。”叶修笑了笑,把手松开。暧昧不清的问题只能得到暧昧不清的回答。在刚才等待回答不长的间隔中,他的左脚在沙滩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痕迹,浪潮打来便无影无踪。韩文清是永远不会知道了。

叶修向来是个很有行动力的人,却在这种事上举棋不定。回去的路上他看着韩文清开车的侧影,眼睛直视前方双唇抿紧,活脱脱是一尊不苟言笑的雕像,怎么看都想象不出作为恋人的样子。他可以什么都不说,以朋友的名义相安无事的度过余生,时间一久,连自己也会相信这是真的了,而那些旖旎的心思早就被浪潮拍死在沙滩上。

遇到红灯时韩文清停了下来,车厢里的气氛有些奇怪,两人怀着相同的心事沉默着,一时间没有人出声。
也许是这封闭的空间给了叶修一种安全感,车里的沉默促使着他开口,破罐子破摔也无所谓了。
“老韩我跟你说件事。”
太久没开口了,一瞬间竟有些嘶哑。
“嗯?”
叶修定了定神,慢慢说道:“我明天就走了,有些话再不……”还没说完便被后面的一声喇叭声掩盖,原来信号灯早已转绿。韩文清赶紧向前驶去,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你刚刚想说什么?”
叶修被那声喇叭赶走了所剩无几的勇气,随口敷衍道:“就和你说一声,明天定的上午七点的飞机,不用送了。”
过了一会,韩文清闷闷地答道:“好。”

离开前的这一晚叶修睡得不甚安稳,他裹在被子里想着从前的事。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点打在窗玻璃上噼啪作响,将他的思绪搅成一团乱麻。记忆混合着睡意变成了梦境。
入睡后他看到了比现在约摸年轻十岁的韩文清,他在选手通道中叫住了自己。时间和地点都不明确,唯一清晰的是那张还很年轻的脸庞。他向自己喊着叶秋别跑,想来自己是像过去一样比赛结束后就开溜。但换做现在叶修的反应便不同了,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韩文清奔过来。
急什么呀,我不跑,我就在这儿。
他张开双臂等着韩文清过来,早该这样做了,不躲不逃,跨过横亘其间的漫长岁月给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他感受到年轻人身上的温度和急促的喘息。他侧过脸将耳朵贴到脖颈处,听见皮肤之下的脉搏急速跳动,声如擂鼓。

第二天叶修是被闹钟吵醒的,睁开眼时怀中似乎仍残留着余温,他还没完全从颠倒乱梦中醒来,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微曦的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室内的家具自暗中浮现出模糊的轮廓。过去的日子像冰块,晶莹明亮地堆在一起渐渐融化。他翻过身拿起手机关掉闹钟,屏幕上跳出新信息提醒,是苏沐橙发来的:
“今天就走了吗?”
他回了一条:“就要出发到你们那儿了。”
对方迅速回复:“到了和我说一声,我们来接你。”
又来一条:“留住了吗?”
这丫头某些方面的直觉敏锐得可怕,叶修对着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苦笑一声,回复道:“不留了。”

时间容不得耽搁,叶修迅速收拾了一下,把那荒唐的梦境和万千思绪压下去。出门叫了辆车。
外面起风了,天空阴沉逼仄,要下雨的样子。车上收音机里播报着台风逼近的消息,司机从后视镜上看了叶修一眼,没认出他来,把他当作普通乘客随口说道:“这种天气,飞机难飞啊。”
叶修笑了笑,随声附和了一下。

韩文清这一天同样醒的很早,昨晚叶修的神情反复出现在他脑海中,作为多年知根知底的对手他隐约知道叶修要说什么,现在只是要有一个人来把这一切挑明。
在屋里徘徊了一会儿,他最终还是抓起车钥匙出了门。

韩文清几乎跑着进了候机大厅,四下张望寻找着那个身影。他戴着墨镜,表情又太过急切,周围人看见他便不禁躲开些。要是叶修此时在这儿便会说他像是寻仇的。
想到叶修他又多了几分烦躁,这样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能不能找到全凭缘分。他向来不信这些,但现在也难免有些不安,若是在人群里错过了恐怕之后便不再有机会挽留。

但若是找到了,他一定要把他留住。

所幸他们之间的缘分似乎还没尽,韩文清最后找到了角落里戴着鸭舌帽的叶修。他看见韩文清时吃了一惊,扬起眉毛问他怎么来了。
到了此时韩文清反而觉得有点手足无措:“我还是来……送送你。”
叶修笑了一下:“天气不好,航班取消了,老韩你是送不成了。”
“那和我回车上,”韩文清暗自松了一口气,“我也有话对你说。”

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他们到车里时仍旧像之前一样淋湿了。这一小块空间变得私密而宁静,使开口变得更加容易。
“把票退了,和我回去。”
叶修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身上凉透了胸膛里却热得灼人,心里踏实下来反而起了捉弄的心思。台风过境,车外风雨交加,车内却隔绝了外面嘈杂的人声,只听得见雨声,仿佛置身于台风眼中,他们周围的一切都飞速变化着,两人却和从前一样,也许有一部分有所不同,但他们却始终在一起,不管以何种方式。他笑着问道:“什么意思?让我留下来?”
韩文清看他已经知道了答案,干脆用实际行动解释。他将叶修拉到怀中吻了上去,唇舌交缠间是熟悉的烟草味,被湿润冰凉的雨水气息掩盖着。他将距离拉开些许,抵着叶修的额头看着他:“你早就知道了,就是这个意思。”

-END-

*来自钱钟书《围城》

评论(14)
热度(107)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