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橙

一只掉落咸鱼深渊的螺。

【原创短篇】无与少

*十分浅薄无趣的一篇
*作者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有BUG请指出
*这篇的起名……非常随意
*那么就这样咯↓

八号遇见那个男孩,是在一个雪融的初春早晨。
那时八号正沿着家门前既定的轨道铲雪,男孩裹着蓬乱的皮毛斗篷来到她面前,开口时声音沙哑如同被路途上的风沙打磨过千万遍:“可以给我一杯牛奶吗?”发音古怪像是来自大陆的另一端,声调怪异奇妙,八号抬眼望望他,男孩脸庞肮脏,眼神发亮,双眼像是冬天清晨的泛着湿润浅蓝色光芒的冰块。她还是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把铲子直起腰,没人告诉这里的居民们对陌生人有什么义务要尽,他们只被要求住在规定的地方,干一些他们祖辈曾无数次做过的工作,在统一的编号下过完自己的这一生。八号的...

【片段】黑暗中

向地球上所有恋人道一声晚安。
*
巴士拐弯时轮胎在颠簸的路面猛地划过去,划出一道尖锐凄厉的声音,整个车厢的人摇摇晃晃得倒向一边,车内乘客之多有如罐头里的沙丁鱼——当然沙丁鱼不会因为别人倒在自己身上而抱怨,而且它们的肉质也比他们紧实得多——看看她在想什么,这个晚上消磨了她所有的理智。她知道那个瘦小的男孩不值得信任,他说话带着怪异的口音且拖腔拖调,像是午夜时回荡的警报声,细长的眼睛紧眯着警惕周围动静,像只老鼠,她想,她和她的同伴最终还是接受了他的价格,在某处铁丝网边他给她们找来了这辆车,答应送她们到目的地,什么目的地?她们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她们本就对此没报什么希望。这儿的围栏太多了,处处都是铁丝网,却

战后

依旧是段子……最近真是没干劲(躺倒)

在他睡梦与清醒的边缘声响显得遥远而又真切,如同隔着湖水观望底部的鱼群,隐隐约约看不清楚,但背部的颜色却如融化的糖浆般醒目又任意夸大。他听见来回走动的脚步声,担架轮子滚动的声音,半旧的吊扇发出的轻微嗡嗡声,窗帘被风吹得鼓起触到桌上物品的沙沙声,甚至于门外走廊上的谈话声,打字机的嗒嗒声,活动室里乒乓球落在地上又弹起继而落下的一系列清脆响声。他感到午后二时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身上,他的额头和颈间一层薄汗,从病号服里露出的手臂晒得发烫。若他此时睁眼看看可以发现窗外的一切都在六月的阳光下闪闪发亮,景致与在那个耗费他三年光阴的海岛上所见并无二样。但他的眼睛感觉到的...

沉船之歌



*

好吧,你们想听什么?我和Nine——嗯,你们是这么叫他的——的故事。就这样吧。在这里,姓名无关紧要。我是Twelve,是从犯,是囚徒,而你们是审判者,是看守。这个黑黢黢的地方把一切都简化了,统治与服从。看哪,你们手里仍有闪闪发亮的钥匙。

七年前我在大阪上高中,住校生。那时Nine和我隔着一层床板,他一直开着盏台灯,淡淡的黄色灯光透过眼睑照进我青春期无数荒诞纷纭的梦里。他是个好学生,话不多,低头看书,有时转头望着窗外,目光在远方。所有人都认为他能干大事,他后来确实做了些大事。维米尔用画作记下葛利叶,波德莱尔用诗作记下湘杜瓦,而我只能用这篇记录证明曾经在世上有这么个人。

这不能算是故事的开始,真正的...

关于永生

#新世纪之夜,烟火和吻#

1900年的元旦我和她在特拉法加广场,在我们和人群面前是一个全新的世纪,崭新美丽,看起来足有百万美金。20世纪充满活力地颤动着,像牡蛎一样新鲜又热气腾腾,任我们撬开享用。我们浑然不觉战争的幽灵,此时此地,一切都充满新生的希望。建筑上挂满了彩灯,游行队伍穿过广场,空气中漂浮着管弦乐声和油炸食物的香气。孩子们跑来跑去,大声喊叫,手里挥舞着各种涂足了亮粉闪闪发光华而不实的小玩意儿。有个孩子撞到了我,他仰起笑脸对我说:“新年快乐,先生。”她朝我一笑,越过我肩头看见了纳尔逊的雕像,便重复了他的遗言:“Kiss me,Hardy.”我对她的幽默感报以一笑。我们在狂欢的人群中接吻...

Burning your boats_07

嘿继续……这转折似乎太突兀了【掩面】

07
10月15日,记住这一天。当那时所有人回想到这一天时,他们会得到鲜血与震惊,坠落的意象,厄运的黑羽纷纷而下,他们耳膜中充满了少女不断远离的尖叫,所有混乱的想法破土而出。以至于在以后的很多年,大部分人仍保持着这样一种习惯:在日历中撕下10月15日的一半,那半张纸算是另一种祭奠。而这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秋日,只是一个随机的选择改变了它。女孩主宰着自己的死亡。在这个故事中,她的死亡是一个冷绿的信号,烛火变暗,故事讲述的声音一下压低,紧绷如弓弦。
Twelve和Nine赶到楼下时尸体周围已经围满了人,人群如同多足的怪物不安地蠕动,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他们无法...

这里挂个简介

有必要正式做个自我介绍唔【虽说语死早的我也说不了多少啦】

这里是雾螺,除了写文什么都不会的小透明【虽说写得也不好啦】,博爱党,只要同人质量高什么CP都可以。

NT/APH/HTF/HP/POI然而每个圈子都没怎么混下去【。】目前主要产NT,目标是写出的文能值得别人认真地评价。自我觉得是个手速慢,行动迟缓,缺乏热情的一个人【翻滚】没事看看书啥的。

嗯总之欢迎各位来找我玩哦,叫我雾螺啦。

Burning your boats_06

我我我回来惹!!好吧没人惦念我……这篇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土下座】连我自己都忘了前面讲的是什么……把坑填了求个心安。

感觉自己退化得好厉害呜呜呜剧情狗血文字矫情欢迎捉虫指正!


秋天,美国人把它叫作fall,坠落,因此这个季节有了一种萎靡哀伤的意味。穿过长长的街道,日暮里发黄的树叶落下盖满人行道,同苹果,那最初的禁果一起下落。这是岁末的地心引力,拉扯着万物向下向下向下,以至于我们失掉了乐园,失掉了时间,失掉了年初的希望,失掉了其他一切。偶有几抹地砖的鲜红色显露出来如同还未完全结痂的伤口。Lisa有点昏沉地向家的方向走去,但她的目的地并不是那儿,她不知去哪儿,哪儿都不想她去。这一天...

她所做的一切足以唤回百万个夏天。
It's time to face the music .七月再见啦。

© 姜橙 | Powered by LOFTER